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 > 动态 > 正文

女"老赖"撞人后立马离婚分财产 前夫宁坐牢也拒赔

2018-05-17 01:23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石家庄传媒网

核心提示

(原标题:

(原标题: "老赖"赖出新高度!撞人撞成植物人 女司机闪离消失 前夫宁进监狱也拒赔 )

女大学生王倘再也无法完成学业了,她的生命止步于30岁。

5年前的那场交通事故,不仅毁了她的人生,还让她的家人为此负债累累。“能借的都借了,没办法把房也卖了。”母亲李桂莲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给女儿治疗,前后花费共90多万元。

而肇事司机陈小敏于事发三天后,便与丈夫周艳兵协议离婚进行财产分割,房子归男方。法院判其赔偿王倘医疗费等共计136万余元,可判决至今快4年,陈小敏始终不露面。法院后将她列入“老赖”黑名单,发布执行悬赏公告。目前,仍不知其踪影。


王倘父母来到女儿被撞的地方

周艳兵被判与陈小敏一起赔偿后,他在上诉期将房子抵押给人。执行阶段,工资卡被法院冻结后,周艳兵以“腰肌劳损”诊断书,长期请病假,甚至在外送快递。最终,法院以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判其有期徒刑一年。

如今,除欠亲戚朋友十多万元,王倘家还欠医院治疗费17万余元。离世一个多月了,王倘仍被“困”在太平间——父母无法为她料理后事。

虽手握生效判决,老俩口却几乎没得到陈小敏和周艳兵的赔偿。他俩感慨,这场官司几乎把俩人的命给耗尽了!

1

已离世的女大学生

骑自行车被小汽车撞倒

两次开颅手术

2013年10月19日下午,河南理工大学南门附近发生一起交通事故。“80后”女司机陈小敏驾驶众泰牌越野车,撞上了骑着自行车的山西籍女大学生王倘。


事故中王倘的手机碎了屏

焦作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交管巡防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显示,这起事故发生在14时55分许,陈小敏驾车经神州路由东向西行驶至南李村口时,与在机动车道内同向行驶的王倘的自行车相撞,造成王倘受伤、两车损坏。


焦作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交管巡防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

王倘父亲王建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事发于女儿在校就读期间。王倘是2012年7月从大连民族学院本科毕业,学的是电子信息工程专业;后考上河南理工大学,成为2012级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二学位学生。

王建平回忆,当天下午四点多,他接到学校老师电话,说女儿出车祸了,伤得挺严重,需家长签字做手术。开始他还以为遇到诈骗,随后,医生来电告诉他,女儿生命垂危,得做开颅手术。

“救命要紧!”王建平说,他们在山西大同,女儿在河南焦作,没法及时赶到,只能拜托老师代签字。他们一边凑钱,一边买票赶去。没有直达火车,他们在太原倒车,“中间呆了好几个小时,心焦得我呀。”在车上,他们接到老师的电话,说手术做完了,挺成功。

解放军第九十一中心医院的入院记录显示:2013年10月19日16时30分入院,源于1小时前骑自行车被小汽车撞倒,致伤头部,当时昏迷,由救护车接诊入院。头颅、胸腹部CT检查后,以“创伤性重型颅脑损伤”收住该院神经外科。

两天后,21日,王建平和李桂莲辗转赶到医院。“进去一看,孩子嘴里插着个呼吸管。”王建平说,女儿手术后,他们每天数着时间过,“心惊胆颤的,就怕医生找你,一找就说明是病危了。早晨起来,护士没理你,说明一天又过去了。”第三天,医生找他们,说女儿需要再次开颅手术。


王倘在解放军第九十一中心医院救治的病例

医院病历显示,2013年10月19日18时至21时30分、10月24日10时30分至12时55分,王倘先后两次接受开颅手术。

撑了4年多离世

曾被医生称赞创造了奇迹

王建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入院一个多星期,女儿开始做高压氧治疗。那时,他还在想,女儿能不能恢复和继续上学,“如果不行,我们就推着孩子去上学。”

入院第九天,女儿开始发高烧。“39床的病人高烧39℃”,王建平记得,女儿在重症监护室度过了65天。后期,女儿被转到医院新成立的ICU病房,他们每天只能趴着玻璃看孩子一次。

“看孩子每天就躺在病床上直楞楞地挺着,医生估计也不抱太大希望,我们就商量,想把孩子从ICU接出来。孩子如果没了,我们也认了,不后悔,希望能多陪护她。”医生最初不答应,他们要了一个星期,医生最后给的结论是,出来试一试吧。

李桂莲说,女儿出来后,夫妻俩白天、黑夜照顾,每天几乎睡不成觉。“四个钟头一顿饭,两个钟头一次水,就这样整整过了半年。后来,也创造了一个奇迹,孩子高烧没了,身体也开始恢复,吃胖了。”

王建平翻出手机里的照片:“孩子刚出来时,啥也不懂,你看这张图,后来能直起脖子了。医生一见我们,就竖起大拇指,说你们创造一个生命奇迹,这种病人一般是百分之百没(希望)了,你们硬是给护理过来了。”

他对红星新闻记者说,从2013年到2018年,孩子生存了四年多。中途大病没有,因为抵抗力差,小病难免。在他看来,由于后期没钱交医疗费,又无力治疗,导致孩子小病拖成大病。2018年4月4日,王倘去世。

“我的精神还能过得去,就想着能再陪护她几年。”李桂莲抱怨,“叫什么王倘(tang)?躺了一辈子,就让这名字给害的。”

王建平说,女儿的名字还有一段特殊由来,他们原本取名王倩,在村里上户时,由于口音误差,被登记成了王俏。之后,县里公安局整理户籍时,又将“王俏”登记成“王倘”。

“孩子刚没那两天,亲戚们在,感觉还好,有人说话。后来,孩子她爸在,我往床上一趟,就问他,你想孩子不?医院不让哭,憋得我难受。那天我还和她爸说,没事了,我就想到太平间那儿坐着嚎一嚎,心里舒服。”李桂莲说。

2

不知所踪的肇事司机

肇事司机事后垫付1.8万

法院判赔136.7万

翻着女儿获得的各种荣誉和学历、学位证书,李桂莲低声重复:“哎!整整上了20年的学。”她说,出事前,楼上楼下的邻里都羡慕他们,家里供了两个大学生,工作不愁,“可现在,这个家算完了”。


王倘获得的各种荣誉和学历、学位证书

孩子住院抢救治疗,他们忍受着心理煎熬,还承担着巨额开支。“在重症室抢救,每天就得6000多。”王建平拿出医院的开支收据单说,到2013年12月26日,医院年底结算时,他们账面上已花费32万余元。

李桂莲回忆,肇事司机陈小敏事发当天在医院垫付了1万元,10月25日来医院送了5000元,三天后又送了1000元,就再没来过医院。“一打电话,她就说你到法院起诉吧,法院判多少,我出多少”。